吴军的新跃物流公司:没物流车的企业如何领跑

  几天前,在上海金山卫镇的新跃物流公司里,出现了几位穿着民族服装的同事。她们来自新疆喀什地区,是来参加为期两周的业务培训的,因为新跃物流的喀什呼叫中心很快将正式运行。

  “接下来,我们将沿着‘一带一路’进行布局,打造跨境发展的新一代物流产业集聚带,而新疆喀什是到中东去的重要节点。”新跃物流企业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、总经理吴军告诉记者,到目前为止,新跃物流的产业服务模式不仅“拷贝”到了长三角,还在全国其他20个城市落地开花,并开始积极拓展海外市场。

  上海金山区小有名气的创业青年吴军,在13年前就创办了没有一辆物流车的“物流汇”,迄今已成长为国内最大规模的“第四方物流”平台,集聚了上海的6000多家中小微物流企业,全国会员单位更是达到了3万多家,在全国引起广泛关注。但这位创新界的“老人”并没有停歇,眼下又提出了“规范物流行业标准”、“构建行业信用体系”等新目标,要继续在创新路上“领跑”下去。

  接受采访时,吴军一直在谈自己的创业领域,努力用通俗的语言来解释“物流汇”的创新意义。

  2003年,30岁的吴军把创业方向聚焦到了“互联网+物流行业”,让人有点看不懂。他自己却信心满满:实地走访了上千家物流公司之后,发现这些公司看上去生龙活虎,但始终“小、散、弱”,许多还是夫妻店,已经跟不上行业和社会发展的需求。“这当中就存在巨大商机。”

  他打造的第四方物流平台,提出了“打包需求,服务集成”。通俗点说,就是通过物流汇平台把大量小微物流企业的需求“打包”,再来对接金融、通讯、保险、燃油等大型服务供应商的各类产品,从而大幅降低双方的成本,大幅提高双方的便捷度,让中小微物流企业能够便捷享受到物美价廉的服务。截至目前,“物流汇”在线多项。可以说,除了不替企业找市场,其他任何事情,哪怕印一盒名片、记一笔账,“物流汇”都会帮小微物流企业打点好。

  从事危化品运输的“山汉物流”的老板对此体会尤深。他是最早加盟“物流汇”的物流企业之一,从江西来上海创业,人生地不熟,办个执照就得跑断腿。他说,加入“物流汇”后就如同找到了“组织”,从申请危险品运输经营许可证,到协调“营改增”税务升级,许多事宜都可以交给“物流汇”网络平台“搞定”。如今,这家物流企业由小变大,年营业额已超过1.5亿元。

  这两年,吴军又看到了“产业互联网”的发展势头,迅速把“物流汇”模式复制到义乌、常熟、江阴、张家港、南通、昆山、重庆、深圳、成都等城市,与当地政府一起推动地区的产业升级。

  为什么总能“脑洞”大开?对此,吴军憨憨一笑,“我一直在学习之中,只要谦虚一点,你会觉得每个人都有可学之处。”

  前不久,新跃物流搬到了一座刚改造好的老厂房里。与此同时,这里也挂上了“金山卫科创园”的巨幅招牌。因为,吴军还带来了近20家创业型公司,他们的创业内容有的是“互联网+医疗器械”,有的是“互联网+学前教育”,有的是“互联网+美容业”,都属于“产业互联网”领域。在这个园区里,这些初创企业可以共享新跃物流的技术服务、呼叫中心、路演中心等硬件配套。更重要的是,吴军还会与他们一起探讨到底该怎么做。

  除了这个园区,吴军还担任了金山区创业者协会会长一职,每过一段时间就会组织一次创业沙龙活动,参加者大多是刚刚创业的人士。在活动中,吴军会毫无保留地介绍创业心得。

  金山卫镇分管产业的副镇长何国忠告诉记者,前两年,自己每个月都会与吴军见面两三次,围绕新跃物流、金山卫镇的发展进行讨论。因为,当时位于该镇的“金山第二工业区”被正式划到了区里,金山卫镇成了全区唯一一个没有工业地块的镇,接下来必须要找到创新发展之路,而吴军起到了很好的示范带头作用。

  如今,两年下来,吴军牵动的物流产业税收已占到全镇的三分之一,没有一辆物流车的“第四方物流”成为当地名副其实的支柱产业。在金山全区授予的5个孵化器中,金山卫镇就占到3个之多。吴军的创新领跑,成效初显。

  吴军打造的“物流汇”平台,在党建工作方面也十分引人注目。公司党支部书记吴妙弟告诉记者,现在,党支部共有40名党员,其中26人是客户党员,虽然大家分散在全国各地,但每周都会通过网上视频开党小组会议,过组织生活;同时还有176名客户递交了入党申请书,是金山卫镇基层党组织中收到入党申请书最多的一家。

  吴军说,把党建工作延伸到中小微企业中去,可以传递很大的正能量,让这些中小企业负责人找到归属感、社会认同感,进而起到凝聚人心的作用。在他看来,“物流汇”做的是平台经济,本身也是一种凝聚力工程,而人心、思想、感情上的凝聚,要远远高于业务上的凝聚。

  吴军坦言,自己除了要给这些中小微物流企业实打实的服务,还要让他们找到物流人的职业自豪感。从2009年开始,吴军把每年的5月6日作为“物流日”。前几年,吴军还特意将物流日的会址选在上海国际会议中心、上海大剧院等上海的地标性建筑内。而这些地方,很多物流人都是在“物流日”第一次走进去。“我们就是要让物流人找到职业自豪感,唤起社会对物流人的尊重。”

  这些细节,潜移默化改变了物流人的日常工作与生活。“要是还像过去那样,穿着拖鞋出门、衣服搭在肩上,绝不可能像现在这样接到世界500强企业的生意。”一家物流公司老总如此说道。

  今年,物流日的主题为“腾飞”。新跃物流平台物流交易总额2015年突破60亿元,创造税收2.15亿元。今年,在区域发展上,“物流汇”沿着“一带一路”从国内走向了国际;在模式上,也逐步将提供的服务拓展到物流资源交易环节,让小微物流企业能拥有更强大的资源和能力,一起“腾飞”。

  几天前,在上海金山卫镇的新跃物流公司里,出现了几位穿着民族服装的同事。她们来自新疆喀什地区,是来参加为期两周的业务培训的,因为新跃物流的喀什呼叫中心很快将正式运行。

  “接下来,我们将沿着‘一带一路’进行布局,打造跨境发展的新一代物流产业集聚带,而新疆喀什是到中东去的重要节点。”新跃物流企业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、总经理吴军告诉记者,到目前为止,新跃物流的产业服务模式不仅“拷贝”到了长三角,还在全国其他20个城市落地开花,并开始积极拓展海外市场。

  上海金山区小有名气的创业青年吴军,在13年前就创办了没有一辆物流车的“物流汇”,迄今已成长为国内最大规模的“第四方物流”平台,集聚了上海的6000多家中小微物流企业,全国会员单位更是达到了3万多家,在全国引起广泛关注。但这位创新界的“老人”并没有停歇,眼下又提出了“规范物流行业标准”、“构建行业信用体系”等新目标,要继续在创新路上“领跑”下去。

  接受采访时,吴军一直在谈自己的创业领域,努力用通俗的语言来解释“物流汇”的创新意义。

  2003年,30岁的吴军把创业方向聚焦到了“互联网+物流行业”,让人有点看不懂。他自己却信心满满:实地走访了上千家物流公司之后,发现这些公司看上去生龙活虎,但始终“小、散、弱”,许多还是夫妻店,已经跟不上行业和社会发展的需求。“这当中就存在巨大商机。”

  他打造的第四方物流平台,提出了“打包需求,服务集成”。通俗点说,就是通过物流汇平台把大量小微物流企业的需求“打包”,再来对接金融、通讯、保险、燃油等大型服务供应商的各类产品,从而大幅降低双方的成本,大幅提高双方的便捷度,让中小微物流企业能够便捷享受到物美价廉的服务。截至目前,“物流汇”在线多项。可以说,除了不替企业找市场,其他任何事情,哪怕印一盒名片、记一笔账,“物流汇”都会帮小微物流企业打点好。

  从事危化品运输的“山汉物流”的老板对此体会尤深。他是最早加盟“物流汇”的物流企业之一,从江西来上海创业,人生地不熟,办个执照就得跑断腿。他说,加入“物流汇”后就如同找到了“组织”,从申请危险品运输经营许可证,到协调“营改增”税务升级,许多事宜都可以交给“物流汇”网络平台“搞定”。如今,这家物流企业由小变大,年营业额已超过1.5亿元。

  这两年,吴军又看到了“产业互联网”的发展势头,迅速把“物流汇”模式复制到义乌、常熟、江阴、张家港、南通、昆山、重庆、深圳、成都等城市,与当地政府一起推动地区的产业升级。

  为什么总能“脑洞”大开?对此,吴军憨憨一笑,“我一直在学习之中,只要谦虚一点,你会觉得每个人都有可学之处。”

  前不久,新跃物流搬到了一座刚改造好的老厂房里。与此同时,这里也挂上了“金山卫科创园”的巨幅招牌。因为,吴军还带来了近20家创业型公司,他们的创业内容有的是“互联网+医疗器械”,有的是“互联网+学前教育”,有的是“互联网+美容业”,都属于“产业互联网”领域。在这个园区里,这些初创企业可以共享新跃物流的技术服务、呼叫中心、路演中心等硬件配套。更重要的是,吴军还会与他们一起探讨到底该怎么做。

  除了这个园区,吴军还担任了金山区创业者协会会长一职,每过一段时间就会组织一次创业沙龙活动,参加者大多是刚刚创业的人士。在活动中,吴军会毫无保留地介绍创业心得。

  金山卫镇分管产业的副镇长何国忠告诉记者,前两年,自己每个月都会与吴军见面两三次,围绕新跃物流、金山卫镇的发展进行讨论。因为,当时位于该镇的“金山第二工业区”被正式划到了区里,金山卫镇成了全区唯一一个没有工业地块的镇,接下来必须要找到创新发展之路,而吴军起到了很好的示范带头作用。

  如今,两年下来,吴军牵动的物流产业税收已占到全镇的三分之一,没有一辆物流车的“第四方物流”成为当地名副其实的支柱产业。在金山全区授予的5个孵化器中,金山卫镇就占到3个之多。吴军的创新领跑,成效初显。

  吴军打造的“物流汇”平台,在党建工作方面也十分引人注目。公司党支部书记吴妙弟告诉记者,现在,党支部共有40名党员,其中26人是客户党员,虽然大家分散在全国各地,但每周都会通过网上视频开党小组会议,过组织生活;同时还有176名客户递交了入党申请书,是金山卫镇基层党组织中收到入党申请书最多的一家。

  吴军说,把党建工作延伸到中小微企业中去,可以传递很大的正能量,让这些中小企业负责人找到归属感、社会认同感,进而起到凝聚人心的作用。在他看来,“物流汇”做的是平台经济,本身也是一种凝聚力工程,而人心、思想、感情上的凝聚,要远远高于业务上的凝聚。

  吴军坦言,自己除了要给这些中小微物流企业实打实的服务,还要让他们找到物流人的职业自豪感。从2009年开始,吴军把每年的5月6日作为“物流日”。前几年,吴军还特意将物流日的会址选在上海国际会议中心、上海大剧院等上海的地标性建筑内。而这些地方,很多物流人都是在“物流日”第一次走进去。“我们就是要让物流人找到职业自豪感,唤起社会对物流人的尊重。”

  这些细节,潜移默化改变了物流人的日常工作与生活。“要是还像过去那样,穿着拖鞋出门、衣服搭在肩上,绝不可能像现在这样接到世界500强企业的生意。”一家物流公司老总如此说道。

  今年,物流日的主题为“腾飞”。新跃物流平台物流交易总额2015年突破60亿元,创造税收2.15亿元。今年,在区域发展上,“物流汇”沿着“一带一路”从国内走向了国际;在模式上,也逐步将提供的服务拓展到物流资源交易环节,让小微物流企业能拥有更强大的资源和能力,一起“腾飞”。


首页
电话
短信
联系